分享到

首页 > 头条资讯  > 商机学堂市场前景 > 突然发现,最大的网红其实是那些苍蝇馆子……

突然发现,最大的网红其实是那些苍蝇馆子……

2019-08-12  •   商机去哪儿  •   餐饮品牌加盟   收藏 已收藏

已经厌烦了品牌的千篇一律,甚至都能默念起它们的规律:

就拿夏天来说,喜茶一定会推出季节限定的桃桃系列,奈雪的茶霸气桃桃该上线了, coco气泡桃桃也如约而至......几乎所以茶饮店都保持了一如既往的“默契”。
再去抖音看看,全是疯狂的排队文化,如果面前有两家店,一家生意平平,另一家排长队,然后老板发个朋友圈,似乎就占据了大家的潜意识。


更不用说,鹿角巷出来了,还有马角巷,牛角村火了,还有羊角村。

它们宣称颜值即正义,却依旧摆脱不了短命的结局,奇怪的是,什么都没有的苍蝇小馆,却成了最火的存在……

浮躁的网红背后死伤一片

从ins风到小资格调,从大排长龙到打卡地标。现在,整个餐饮市场都在被网红店围剿。


在抖音上,试着以“小吃”和“美食”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铺天盖地的都是XX茶,脏脏X,XX小串,而且大部分餐饮店也都长成了网红的样子——日式清新的设计风格,灯光精心设计,每一处都可以拍照,每一处都拍的很美。如果某个产品有幸被成功打上“网红”标签,就会引发一场大规模复制,再复制。

餐饮圈,抄袭已成时尚,一个小吃从爆款到烂大街,就只有几条抖音的距离。一位餐饮老板曾无奈地表示,相对于研发一个新产品,“抄”一款新产品的成本明显要低得多;各路“同款”频出,质量却良莠不齐。


所以你看到潮水褪去后,净是裸泳爱好者。

8个月开设52家门店,水货曾创下了餐饮行业连锁加盟的最高纪录。不过好景不长,水货”门店相继关店退出郑州开始,随后“水货”餐厅便停止了加盟。
就像烟花一样,绚丽的绽放过后一切又归于尘土,短短三年的时间,水货从昔日网红瞬间跌落神坛。
去年借着平台资源狠狠地火了一把的会占卜的茶、阿嬷蛋糕等等,如今却变得无人问津。在消费者前赴后继好玩式的打卡过后,剩下的只是产品上的残羹剩饭,唏嘘感慨,快速引流却无法将品牌给做起来,产品质量是原罪。

“国民岳父”韩寒早就不写书了,一边拍电影一边开餐厅。


微博红人赵小姐在餐厅等位时无意说出“要是不用等位就好了”,于是先生索性为她开了家店,就叫做“赵小姐不等位”。

在“马桶”里吃“粑粑”,这种做噩梦都不会出现的场景,有人帮你实现了,不想去尝尝鲜?


外卖终结了吃泡面的日子,那些年吃过的泡面还记得吗?抖音捧红,吃瓜群众纷纷打卡。

结局看起来并不美好。

根据《中国餐饮报告2018》,每年以70%的比例洗牌,2017年关店数为开店数的91.6%,风险与机遇并存。而网红店,洗牌比例更高。
和很多老板聊起来的时候,发现他们总在思考一件事,那就是怎么成为网红,换言之,让一个品牌迅速火起来,继而始终火下去。但往往做到最后就输出了两层含义:一是颜即正义,二是短命。

反其道而行之的苍蝇馆是真正的赢家

我们发现,这些年红过的餐饮潮牌,大多都有一个美丽的故事为内核,毕竟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。

可美好故事的开头,总有一个猝不及防的结尾。

更让这些网红老板生气的是,刻意为之的有趣和生动,竟比不过那些始终傲娇任性又土的苍蝇馆子。


位置难找、店小环境差、卫生情况堪忧、服务态度还不好,这些对“正规”餐饮品牌来说都是致命伤,今天却变成了“苍蝇馆子”的卖点。

比如棚户区里的老张拉面,是朝阳区最为隐秘的调味剂。

食客们可以放下心里的那种傲娇排起长队,不明所以的人可能会嘀嘀咕咕,但他们不知道胡彦斌和乔杉来了也得乖乖等着。

有食客半路提出加个蛋之类的请求,他甚至会表现出不耐烦,又或者一口回绝:每碗拉面都有自己的步骤,你早干什么去了。


最近抖音爆火的是青岛的一碗野混沌。

网友的留言说,如果没在深夜的马路牙子上嗦上一碗胡椒粉过量的野馄饨,你还是等于没有来过青岛。没有野馄饨的青岛是一座禁欲的城市。

而且,不在深夜11点后才开始营业的馄饨摊,都不叫野馄饨。

在这座经济发达的海滨都市,皮包和口红俘获不了青岛小嫚的芳心,只有在野馄饨摊为女孩排过队的男人才有机会。


苍蝇馆子的发源地成都更叫一个任性。

网络上搜苍蝇馆子关键词,映入眼帘的第一条就是:最任性的“苍蝇馆子”,只卖四种菜,13元一碗,老板说,爱吃不吃。
在往下翻:脾气最火爆的老板,当网红小哥到店吃饭,却被老板直接赶走。
在抖音里苍蝇馆子相关的话题,拥有上千万的播放量。以家常菜,夫妻店为主,大多聚集在那些餐饮小吃文化发达的城市,像最早火起来的成都明婷饭店,西安老殷锅仔,重庆石灰烧鸡公,都只是千万家苍蝇馆子的冰山一角。定价亲民,没有装饰过度的伪精致,不能提前预约,能不能吃上全靠缘分。

身边的餐饮老板也在感慨,吃小馆子,寻找特色小摊慢慢成为一种新潮流。

可以说,苍蝇馆子靠着独特的消费体验实力圈粉,在网红店战场里杀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血路。


那在消费主义服务至上的今天,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花钱买罪受呢?

之前写过一篇文章,分析过这个事的一个原因:这些“苍蝇馆子”不仅味道好,还经济实惠。这和那些由资本注入、以谋取投资回报的连锁餐饮店不同,“苍蝇馆子”往往是家庭作坊式,因此他们需要使出浑身解数,在味道上做足功夫,以招揽和留住客人。 

“你想要花钱买秘方,连门都没有。”一位餐饮人这样说,“很多时候,他们只想守着一亩三分地,好好把味道传承下去。”
食客的评论更能说明问题:无论你是腰缠万贯还是家徒四壁,坐上了路边的小马扎,你的身份就只有了食客。它似乎穿透了身份铸就的壁垒。诚如一位食客所说,“在老张拉面,占到一个座位就会让你感到很高兴,你不再去担心东五环的房价,顿觉自己重新获得了庇佑。”


只能说,在人工雕饰的现代社会,人们更向往初心和原来的简单模样,而对于热衷打卡“苍蝇馆子”的游客来说,他们在追求“正宗味道”时,很多时候也是在追逐流行趋势,同时去体验一把当地真实的生活方式。

为您推荐相关品牌

客服热线:400-003-1818 (周一至周日 09:00~02:00 免费咨询、投诉、建议)

客服邮箱: kefu@sjqnr.com

商务合作: bd@sjqnr.com

公司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号竞园艺术中心42A

微信公众号
下载APP
在线
咨询
在线
留言
加盟
热线
下载
APP